官方微信

網貸點評網

阿里香港情:遠走的游子終于回家

yueyue 2019-11-9 09:57225

    2000年,酷愛武俠的馬云第一次拜會了神交已久的金庸先生,那時還不是讓“億萬中國人剁手叫爸爸”的馬云,對著自己的偶像絮叨了整整三個小時。聽完這位面相清奇的后生仔高談闊論后,金庸先生大手一揮,賜了馬云“天行”的別號。

    正是同一年,請到金庸先生站臺“西湖論劍”的馬云,與平均創立2-3年就完成上市大業的三大門戶新浪、網易、搜狐掌門人一起,拉開了第一屆互聯網論壇的帷幕。此時距離阿里巴巴實現盈利還有三年,距離阿里第一次爬進資本市場的門檻還有整整7年。

    “幸運”的阿里

    從上帝視角回頭看,能夠趕在2000年二季度前拿到軟銀等一眾財團2500萬美元融資的阿里和馬云無疑是幸運的,但后續連續遷移總部以及一系列公司架構的變化是這家年輕公司為經營領域的成長所付出的學費。諸如讓美國員工每天坐飛機上下班等現在看起來非常荒謬的做法直到關明生2001年到來之后才撥亂反正。

    但比起公司架構變化和裁員,阿里在資本市場上付出的學費更為昂貴。

    2005年8月,憑借中供鐵軍打下江山的阿里選擇中國傳統的七夕節官宣用35%的股份換來了10億美元和雅虎中國。意氣風發的馬云表示,收購雅虎中國,是因為阿里巴巴認為今后的電子商務離不開搜索引擎。

    結果自然也很明顯,不論是新聞門戶、搜索引擎、郵箱還是即時通訊軟件,雅虎中國都沒能打敗主場作戰的中國對手,和阿里團隊的融合也只落于規劃上。交易完成后雅虎和軟銀手握7成阿里股票也成了日后阿里管理團隊不得不解決的大麻煩。

    但對于當時的阿里而言,這筆錢無疑是支撐其B2B業務完成香港上市的重要一環。當時的阿里,距離資本市場只差最后的臨門一腳。

    2007年7月28日下午,在杭州黃龍體育館內,馬云激動地向6000名阿里員工宣布B2B業務正式啟動上市程序,現場一片歡騰。

    馬云激動是因為創業8年終于摸到了上市這一關鍵的功勛章,而阿里員工激動則是因為財富自由就在眼前了。

    根據當年阿里巴巴B2B招股書,包括董事在內的4900名員工共持有4.435億股,人均9萬股。即使以招股定價(也是后來的退市回購價)13.5港元計算,人均到手超過100萬元。

    同樣激動的還有香港資本市場,在5天的公開發售時間里,阿里巴巴凍結資金高達4500億港元,超額認購逾258倍,創造了港股市場凍資的新高。面對高盛、大摩發行價定在二十三、四塊,“給市場留點肉”的建議,馬云直接拍板定價十三塊五。就憑這一點,馬云“對賺錢沒什么興趣”這個觀點至少我認為是能站得住腳的。

    在時隔多年后的采訪中,馬云也認為2007年的上市暴漲存在著一些運氣成分。原本阿里定好的上市日期是11月5日,但由于馬云義氣應邀參加辜濂松的演講延后一天,避免了周一的股市大跌,周二阿里巴巴開盤價就突破30,最終收盤價39.5元,較發行價暴漲約兩倍。隨后,2008年次貸危機爆發,阿里股價最低時一度只有3.46港元。

    若干年后,面對阿里以13.5元退市時遭到許多投資者的負面評論和挪揄,馬云罕見地表達了負面情緒,“他媽的,我只賣了十三塊五。”

    歸去來兮

    對于阿里香港退市的價格,雖然馬云并沒有什么愧疚,但造成退市原因多多少少與當年接受雅虎投資讓渡過多股權有關。

    經歷了支付寶股權轉移引起的一系列風波之后,2011年阿里與雅虎達成了71億美元資產回購20%股份的協議。但在與阿里集團整體上市相關的安排中,雅虎要求IPO發行價必須比阿里回購雅虎股份的每股價格(13.5美元)溢價110%,也就是說未來IPO時阿里估值需要達到至少735億美元。這也開啟了后續阿里大舉跑馬圈地擴張的序幕。

    (根據2014年阿里向美國證監會提交的招股書,阿里估值3年上漲了5倍,來源:阿里巴巴Form F-1/A)

    后面的事情大家更加耳熟能詳,在同股不同權問題上與港交所打了十幾回合太極后,無法獲得特批的阿里最終選擇了前往美國上市的plan B。

    和香港上市時一樣,2014年阿里赴美上市也給二級市場留下了足夠的“吃肉空間”,招股時給出的1100億美元的估值遠低于當時市場預計的1500億美元。甚至為了追求萬無一失,阿里放棄了曾經在兩年前搞砸臉書IPO的納斯達克選擇了紐交所。

    早已奠定江湖地位的阿里毫無疑問獲得了市場的熱捧,即使提高發行價后68美元一股的ADS上市首日便暴漲38%,市值突破2300億美元的阿里一舉成為僅次于谷歌的第二大互聯網上市公司。此后,每一次阿里股價創出新高,港交所和雅虎就會像伊斯坦布爾之夜的米蘭一樣被拉出來盤點一番。

    被盤點煩了的港交所終于在2018年4月30日啟用了修訂后的《上市規則》,允許新經濟公司采用同股不同權的架構上市。一個月后,港交所總裁李小加在一場生物醫藥板塊的推介會上,發表了那句經典的“遠走的人總有一天要回家”。

    至于雅虎,和許多活在70、80后記憶里的公司一樣,最終走上了一條持續衰退的道路。在2018年末賣身Verizon后,雅虎現在的名字叫做Altaba,被中國網友戲稱為“阿里他爸”。這個形象的稱呼主要是因為這家公司不到500億美元的市值里有超過80%來自于手上殘存的阿里股票。

    而一手創立阿里的馬云,也在今年9月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與資本市場揮手告別,回歸自己更感興趣的教育領域,做一個真正的“天行者”。

    遠走紐約這么多年后,阿里已經不是原來的阿里,市值接近5000億美元,是中國市值最高的公司。

    香港也已經不是當初的香港。近期香港局勢的動蕩,已經影響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阿里此時回歸香港上市,背后或許有更多的意義。
0

我要評論

超声波捕鱼器捕鱼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