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貸點評網

5G大潮剛起 國內手機格局已暗流涌動

yueyue 2019-11-9 09:47462

    國內手機廠商之間從來不缺明爭暗斗,今年更甚。

    近日,一向熱衷于在發布會diss友商的小米將目標對準了華為。“小米要干翻華為,在華為最擅長的相機領域,小米要超越華為。”小米CEO雷軍如是說。

    在小米手機急于證明自己能力背后,是除了華為之外,其余國內手機廠商出貨量不斷下滑的事實。

    據市場研究公司Canalys數據顯示,2019年第三季度,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出貨量繼續出現下滑,9780萬部的數據較去年同期下降3%。在此之中,大家熟悉的vivo、OPPO和小米出貨量均出現下滑,分別以1750萬部、1700萬部、880萬部的出貨量排在第二位至第四位。

    在其他手機出貨量均呈現下滑態勢之時,華為的出貨量卻實現同比增長66%,與此同時,其42.4%的市占率甚至超過了巔峰時期的諾基亞,將其他品牌徹底甩在后面。

    不同于2018年的一成不變,在2019年快結束之際回頭看,中國智能手機市場正經歷著異常激烈的競爭。

    華為:海外受挫 重心轉至國內

    對于華為來說,2019年是其深入國內消費者內心的一年。

    今年上半年,一張來自華為P30 pro的“出圈”月球照讓大家都了解到了華為手機的頂級拍照技術;到了年中,美國的“助攻”則讓國內大眾對華為手機的熱情大增。

    作為在“中華酷聯”到“華米OV”過程中唯一保持著名次的選手,近幾年華為手機的銷量都保持著穩步的增長,不論是在國內還是海外。

    今年年初,在收入首次突破千億美元之際,華為立下目標稱,2019年的智能手機出貨量將以2.5億臺為保底,盡力沖擊2.7億臺。同時華為提出,要超越三星手機,成為全球銷量第一的手機生產商。

    然而,進入2019年第二季度,華為手機在海外市場的表現卻遇遭遇了困境。以歐洲市場為例,據Canalys數據顯示,今年Q2華為出貨量850萬部,同比下滑幅度達15.8%。另一方面,華為目標里的競爭對手——三星的出貨量卻達到了1830萬臺,在歐洲的市占率更是同比增長20%。

    銷量下滑的背后是眾所周知的原因:來自美國的“禁令”。2019年5月,美國商務部工業安全局(BIS)宣布,將華為及其64家子公司納入“實體清單”(EntityList),包括谷歌在內的美國供應商被禁止與華為的部分業務往來。

    雖說華為將海思“轉正”作為了芯片方面的反擊,但是失去了谷歌的GMS授權,華為手機無法安裝Google Play等服務,這讓華為在海外的業務受到極大程度的影響。曾在歐洲市場被主推的華為Mate/P等高端機型遇冷。

    為了緩解海外需求下降帶來的影響,在進入下半年之際,華為將重心轉向了國內,提出在2019年國內市占率50%的目標,加大了在營銷和渠道方面的力度,不論是在線上(小米受威脅)還是線下(擠占OV)。

    另一方面,在消費者角度,對比mov,華為手機在高端機市場顯然更具說服力。在2019年5G商用之際,華為mate系列超越P30系列,主導著市場的走向。據京東11月1日手機通訊排行榜顯示,華為Mate30系列5G版全面領跑5G手機銷量當日榜和累計榜。

    就目前來看,“彈藥充足”(擁有新機型Nova、Mate30 5G、matex,榮耀V系列)的華為還有望取得進一步突破。

    小米:頹勢漸顯 上探高端市場反擊?

    與因“禁令”國外遇冷的華為不同,小米在國外市場一直堅挺。據Counterpoint數據顯示,2019年第三季度,小米海外出貨量印度市場為小米手機貢獻了極大的增長率,26%的市占率讓小米在印度連續第九個季度成為第一。

    不過來到國內,小米卻依舊擺脫不了下滑的態勢。據Counterpoint數據顯示,第三季度,由于缺乏新機的支撐,小米手機出貨量同比下降33%,國內市占率僅為9%,同比下降4%。

    2019年的小米手機有一個重大變化,年初成立全新品牌紅米(redmi)扛起“性價比”大旗,專攻低價機型市場;而小米手機則是沖擊中高端,專注新零售。不少人將此舉視作小米擺脫華為榮耀貼身競爭的舉措。

    然而,盡管有紅米note8 pro(千元機)、紅米K20 pro(2000價位)、小米9 pro(3000價位)三款頗具誠意的高性價比機型,小米在2019年依舊沒能在國內市場打個翻身仗,原因在于友商(oppo&vivo)也采取了轉型競爭的策略。而在最近的雙十一促銷活動中,華為榮耀將紅米note8 pro遠遠甩在背后。

    面對如此情形,小米似乎想通過小米CC9 Pro給第四季度一個交代。

    據了解,小米CC9 Pro采用高通驍龍的中端SoC驍龍730G,最大賣點在于其頂級照相功能(1億像素、前后共搭載6顆攝像頭、與華為Mate 30 Pro并列榜單第一的DXO的評分)。

    除此之外,這款手機還擁有曲面屏,搭載5650mAh電池,支持可持續時間更長的30W快充。售價為2799元人民幣,最高配的8GB+256GB“尊享版”的售價為3499元。

    這樣一款中端SOC+超長續航+頂級拍照的+中端價格的搭配,在之前的國內市場似乎還未有過,不過,小米CC9 Pro能否幫助小米度過在國內大本營的頹勢,還需交給消費者去解答。

    OPPO&VIVO:轉型大年

    2019年對于從步步高旗下分拆出來的“藍綠兄弟”——OPPO和VIVO來說是轉型之年,這不僅是因為國內市場逐漸飽和,需要逐漸體現競爭力,而且也有來自華為的壓力。

    這一年,在擺脫“高價低配”的標簽的嘗試下,OV兩家廠商推出的子品牌表現亮眼。

    realme作為OPPO2018年為印度市場創立的品牌于今年正式進軍國內市場,并發布了首款新機Realme X,采用了2019年主流的升降式前置攝像頭設計方案,使用的是驍龍710處理器。年初vivo推出的iqoo,憑借高性價比讓引發了與同屬于驍龍855機型的小米9之大戰。

    另一方面,在小米之家不斷擴充、加上華為對線下銷售渠道的擠壓下,曾經被認為專攻線下渠道的OV在2019年也開始進攻線上:線下渠道關店裁員、線上渠道推出的性價比機型搭配“殺價”進行銷售。

    而在市場營銷上,OV的冠名從衛視的綜藝節目來到了各大視頻網站的網絡綜藝節目,抖音、微博等線上廣告中OV兩者的身影出現得越來越頻繁。

    在下半年5G商用開啟之際,兩家廠商更是堆料、創新一個不落,試圖奪回Q4季度的市場。

    為了爭奪年輕用戶和手游愛好者,OPPO于10月推出了旗艦款Reno Ace,搭載驍龍855 Plus、4800萬四攝、最大有12+256GB內存組合,在性能配置的堆料方面格外上心。

    在11月,Vivo也是動作不斷,不僅推出X系列兩款新機——X9和X9 Plus,還有采用高通820CPU,配備了四曲面屏的Xplay 6年度旗艦,搭載雙模5G AI芯片Exynos 980新一代旗艦終端——vivo X30系列手機也將于12月上市。

    如今離2019年結束還有不到兩個月時間,經歷了過去一年“腥風血雨”的國產手機廠商已經形成華為領跑的格局。

    在5G大潮來臨之際,通信起家的華為具有從芯片到手機、網絡的一體化優勢,似乎還將取得進一步突破;OV兩家雖說目前還未有動作,但子品牌IQOO已在境外推出5G手機,年底國內發布高通第一款支持SA(5G的目標形態)的手機值得期待;小米在ITO方面有著一定護城河,并且已經推出了5G手機,不過目前小米9 Pro 5G僅支持NSA(利用現有4G網絡升級的過渡方案),在未來手機同時支持SA和NSA的趨勢下,明年年初將推的小米10或將扛起大任。

    可以預見的是,未來在HMOV間的競爭會更加激烈。
0

我要評論

超声波捕鱼器捕鱼视频